主页 > 地方资讯 > 正文
尿布、大便、碎玻璃… 他们每天用双手将火车上
发布日期: 2021-10-08

  随着一辆辆垃圾运输车的进进出出,130平方米左右的垃圾分拣中心很快堆满了垃圾。汤春花和几位同事撕开垃圾袋,用手将干湿垃圾、可回收物一一分拣出来。

  汤春花是一名垃圾分拣工,她工作的地方,是距离上海火车站一公里的垃圾分拣中心。所有南来北往的经停列车、站台和候车室产生的垃圾,都要被集中运到这里。春运开始后,停靠上海站的列车随之增多,等待分类的垃圾总量不断攀升。

  去年7月1日,上海实施垃圾强制分类,火车上卸下来的垃圾当然也不能例外。然而,由于目前所有列车都没有进行垃圾分类,分拣这些垃圾的压力就都落到了这些分拣工身上。

  汤春花是去年垃圾分拣中心成立后招收的第一批员工,每天的工作,就是划开各个垃圾袋,从一堆包括但不限于果壳、泡面盒、塑料瓶、拖鞋、脏纸巾的垃圾里,将干湿垃圾、可回收物一一分拣出来。有时候,还会碰到一些令人头疼的东西:臭不可闻的小孩的尿布、大便,一不留神就划伤人的碎玻璃,等等。

  汤春花觉得难处理的还有旅客扔掉的食物。比如,碰到吃剩的泡面时,他们需要先将面倒到湿垃圾里面,再把泡面盒放入干垃圾。

  按照相关规定,食物残渣里不能掺进一根筷子、一张纸巾,饮料瓶里的水也必须得倒掉,拧瓶盖这个动作,他们每天都要重复上千次。

  “我们的分拣速度要快一点,不然慢了垃圾要堆到门口了。”汤春花告诉记者,火车站每天运过来的垃圾大约有60多吨,其中可回收垃圾有700多公斤。经过分拣,塑料瓶、易拉罐和硬纸板将运到废品回收站,湿垃圾将送到处理厂积肥,干垃圾则经过压缩后被送去填埋。

  这注定是一份与脏乱、辛苦打交道的工作。汤春花和同事们分成早晚班,24小时接续作业。

  汤春花说,走在路上都不敢跟别人离得太近,怕别人有异样的眼光,说怎么这么邋遢,一身的臭味。

  春节越来越近,汤春花的老公、儿子已经买好回安徽老家的车票,准备动身了,但她却因为工作,决定今年不回去了。她的想法很朴素也很动人:如果没人去做这个工作,垃圾就没法处理,后果不敢想象。

  从刚开始瞒着家人,到后来家人都知道了并都支持她的工作,汤春花满脸的幸福:“老公都是把饭做好带过来,孩子们也叮嘱我不要太累。”

  汤春花所在的上海火车站是上海的三大火车站之一。春运期间,三大站每天需要处理的垃圾重达130吨,相当于几万户居民一天产生的垃圾总重量。

  如今,垃圾分类正在全国逐步推广。未来,列车能否尽快改造,设置分类垃圾箱,旅客们能否将垃圾分好类再丢,都将影响汤春花和她的伙伴们,在新的一年里辛苦的程度。2021-10-06深圳基本实现每个社区配置1家社康机构春节文化越来越流行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